父親接到勝訴的判決,毫無喜色,口中直罵:「土匪仔政府!」拒絕領回已成一堆廢鐵的轎車! – 兩個太陽的台灣

父親接到勝訴的判決,毫無喜色,口中直罵:「土匪仔政府!」拒絕領回已成一堆廢鐵的轎車!

第十九章 我們家的汽車

圖說:李雅容

1946年3月24日父親當選臺南縣參議員後,常常要到臺南縣治新營開會。從西螺去新營,有兩種方式:第一、先搭臺西客運到斗南,再搭火車到新營,班次不多,速度又慢,非常費時。通常一大早出發,要到下午才抵達新營。如果早上開會,必須提早一天到臺南過夜,住在日治時期他出差時經常光顧的、符合他的潔癖標準的「四春園」。第二天一大早,再從臺南趕去新營,非常不便。第二、雇用「貸切仔」或稱「亥亞 (HAIYA)」──出租汽車,大清早直接從西螺出發到新營。不過西螺當時的「貸切仔」不多,價錢又貴。

父親因此買了一輛轎車。那是西螺第一輛私家轎車。其實當時西螺有錢人很多,只是沒有用車的必要,因此買車的風氣不盛。1940年代全臺灣的轎車也不多,大概只有七、八百輛而已。父親開了風氣,西螺的富豪就慢慢跟進了。

我們的車子是西洋進口的敞篷轎車,是什麼廠牌,哥哥姊姊都不記得。只記得車身黑色,車頂是灰綠色的帆布。剛買的時候,車篷本來是敞開的,非常拉風。後來父親擔心小孩子的安全,就不再打開車篷。最特別的是車門旁邊有一塊腳踏板,上車之前要先踩腳踏板才能上去。哥哥的小學同學文添兄回憶說:

「小時候我幾乎天天都在你們家和你哥哥一起做功課,一起玩。大概是三、四年級的時候,你爸爸買了汽車,那是全西螺唯一的私家轎車。我很喜歡看汽車,有時候做功課做到一半,看到車子沒用,停在對面的車庫,我們就跑過去看。司機很好,就開車門讓我們上去坐坐,這裡摸摸,那裡摸摸,過過癮。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塊腳踏板。」

1930、40年代買得起車子的人,很少人自己開車,都是僱用司機。父親的司機是廖永乾,西螺吳厝地方的人,我們叫他「乾仔叔」。「乾仔叔」常常載父親去虎尾、嘉義、新營或是臺南──和他的事業有關的地方開會。如果去虎尾,就會順道把在虎尾女中讀書的二姊載回家。那時候沒有氣象預報,有時早上天氣晴朗,放學時卻下起雨來。遇到這種情形,如果「乾仔叔」正好在虎尾,就會趕到虎尾女中,先把那些沒有帶雨具,必須趕火車的通學生送到火車站,再回頭載二姊和住在西螺的好朋友回家。

我們家的正對面,有連棟的兩間房子,就是今天延平路163號和165號,也是父親當年蓋的。早年租給「貸切仔」車行──就像今天的計程車行。終戰後,在地的大眾運輸臺西客運巴士,提供鄰近鄉鎮的交通服務,車資比坐「貸切仔」便宜很多,「貸切仔」的生意每況愈下,就結束營業。父親買了車子後,原來租給「貸切仔」行的地方就做為我們自己家的車庫,汽油和幾個備用的輪胎也都放在那裡。

那時代沒有加油站,汽油要向油行購買。父親是臺西客運公司的董事,公司購油時,順便幫我們買幾桶兩百公升的汽油。平常先放一桶在車庫裡,加油都是司機自己用橡膠的吸油管加的。等汽油用完了,再去公司搬一桶回來。當時汽油很貴,1948年父親和三叔分家時,汽車歸父親,「分關字」(分產契約書) 上還特別註明汽油和輪胎歸父親。

那時西螺的轎車很少,營業的「貸切仔」也只剩一、兩輛而已 。因此親朋好友要娶媳婦、嫁女兒,就來借車。父親總是大方地出借,連司機也一起去幫忙「逗鬧熱」。不記得哪一年,埤頭垻的三舅公張江中 (阿嬤三弟) 的兒子張燈顯結婚,我們的汽車去幫忙迎娶。張燈顯是父親的表弟,我們叫他「燈顯仔叔」,算是很近的親戚。隔了幾個月,稅捐稽徵處突然來了一張繳稅通知單,要父親繳交營業稅。

父親接到這張莫名其妙的通知單,非常生氣。他認為根本沒有營業行為,何需繳營業稅?堅持不繳。但是那時的稅捐稽徵處非常鴨霸,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我們的汽車出租,就是硬要找麻煩。親友中有人建議送個紅包就可擺平,父親更是憤怒:「為什麼要送紅包? 沒有營業,就不必繳營業稅!日本時代都不用送,臺灣人如果要這樣送,會把他們寵壞。」

稅捐稽徵處最後竟然以欠稅把父親移送法辦。嘉義地方法院雲林分院也因此扣押了我們的汽車。父親沒辦法,只好先幫司機「乾仔叔」找一份工作──在雲林縣褒忠鄉臺糖龍巖糖廠擔任交通車司機。

父親堅持不妥協,打算和稅捐稽徵處對抗到底。他不請律師,他認為這麼清楚明白的事,何勞律師?他把這輛車從買來開始,任何一張單據,包括所有的稅單,巨細靡遺,彙整成冊,呈庭作證。他也不厭其煩地把幾年來借過車子的親朋好友列為證人。三舅公和他的新郎官兒子張燈顯,更是出庭作證說:

「不但沒有營業行為,連紅包都沒收。」

原來的「貸切仔」行老板也挺身而出,證明我們的汽車不是他的「貸切仔」,沒有從事任何的租車行為。

這麼簡單的官司竟然纏訟多年。最後父親打贏了官司,可是被扣押的汽車,一直擺在戶外,經過多年的風吹、日晒、雨淋、銹蝕,早就不堪使用了。父親接到勝訴的判決,毫無喜色,口中直罵:「土匪仔政府!土匪仔政府!」父親也拒絕領回已成一堆廢鐵的轎車!

【文章歡迎轉載分享。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相關閱讀:

按一下讚加入李應鏜的粉絲團,了解更多台灣早期的文化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