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為合理化魚肉鄉民行徑,通常會特別尊敬為鄉里肯定的人士,以突顯被他教訓的人是罪有應得… – 兩個太陽的台灣

黑道為合理化魚肉鄉民行徑,通常會特別尊敬為鄉里肯定的人士,以突顯被他教訓的人是罪有應得…

第二十章 醜化士紳的年代

圖說:李雅容

國民政府接收臺灣之後,貪污、腐敗,無法收服人心,更無法讓地方士紳支持,於是開始培植地方勢力以對抗士紳階級。當時西螺有一江湖人士林○權,就是國民政府大力培植的代表人物。1946年3月西螺鎮鎮民代表會選出父親為台南縣參議員,他被選為候補參議員。林○權和他的弟弟林○明,經常在西螺到處「喬」事情。

戰後臺灣經濟蕭條,物價飛漲,米價高昂,人民生活困苦。尤其是被日本政府徵調赴南洋作戰回來的台胞,找不到工作,無所事事,沒有收入。一些人因此淪為遊手好閒之輩,在地方上騷擾滋事。竊盜、恐嚇案件逐日增加,治安敗壞。

1946年2月11日,林○權在西螺鎮公所召開所謂的「冬令救濟會議」―要挾士紳地主的會議。糾集了一些從菲島及其他海外歸來的台胞,並要求鎮長廖萬來、副鎮長廖心慈、鎮民代表會主席林振聲、副主席李其雄、台南縣參議員李應鏜、西螺初中校長詹献桂、西螺初農校長林中喜…以及幾位大戶:廖學昆、莊海國、李錫禧…等人列席。被點名的人都很緊張。只有父親和他最好的朋友詹献桂輕鬆與會。因為林○權曾經「放聲」:

「西螺街有兩個人我絕對不會找他們麻煩,那就是李應鏜和詹献桂。這兩個人是真正的人格者。」

黑道為了合理化魚肉鄉民的行徑,通常會特別尊敬為鄉里肯定的人士,以突顯被他教訓的人是罪有應得。

那天會中,林○權要求鎮內大地主由囤積之米中,以每一小斗五十圓的價格賣給難民,做為救濟之用。與會者看到現場「米黃鴨霸」(蠻橫) 的一群人,感受到一股肅殺之氣,皆噤若寒蟬。只有巨富莊海國起身發言,發了一點牢騷,詢問可否不要「捐」米,以其他實物代替。林○權本來就對莊海國印象不好,認為他為富不仁,一毛不拔。聽到這一席話更是火冒三丈,就下令打人。

頓時一群在外待命的黑道分子,夥同從南洋歸來的「日本兵」,持刀、棍闖進鎮公所會議室,開始打人。起初似乎有所選擇,專打幾個他們認為自私吝嗇的有錢人。父親不明究裡,還不斷地勸架。後來發現不對勁,這是有計劃的修理士紳。那些人越來越猖狂,逢人就打,甚至用刀砍。莊海國、李錫禧等人都慘遭修理,傷勢嚴重。父親眼看場面無法控制,趕快逃走。

舊鎮公所(日治時期的役場)二樓無處可躲藏,父親於是從窗口跳到陽台上。陽台離地不高,跳到地面並不難。但是父親第一次見識暴力,嚇得腿軟,不敢往下跳,就躲在窗台下,等待救援。

大姑家就在鎮公所附近,聽到有人打架鬧事,趕緊叫堯銘表哥跑去通知阿嬤。阿嬤立刻派「成仔」兄─三叔的親哥哥去探視。成仔兄練過功夫,手腳俐落,從高厝埕的家飛奔到鎮公所,看到父親躲在窗台下,立刻把他救了下來。

莊海國是當時西螺人公認的巨富,本來就有事業在北部,經此遭遇,舉家北遷,從此遠離他那片在1930年代建築,美侖美奐有游泳池的深宅大院。

這件事報導於《民報》1946年2月17日第四版,可以看出醜化士紳的端倪。

悋地主不濟困 俟得一場打

十一日西螺鎮 西螺因為由菲島及其他海外歸來台胞生活甚然困難,及救濟糧食米太高難以渡過日子的同胞起見,招集鎮內部落會長及富裕地主們出席,協議救濟辦法結果決定以由地主囤積之米,以每一小斗金五十圓賣給難民、出席之中十分之九贊成、然其中有莊某者、表示不贊成之意見,使菲島歸來同胞中之一人、聞之憤慨之餘,起而痛打之、莊某受了重傷 …

《民報》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日第四版又有一則更不堪的報導,醜化之意昭然若揭。

西螺鎮莊海國 囤米三萬餘斤

【虎尾訊】虎尾區西螺鎮莊海國,視錢如命,光復當時因克薄農民曾被打一次其後即携妓帶妾,遊山玩水。此次虎尾區查糧隊於本月二十四日,查獲莊海國囤米,三萬斤左右,聞查虎尾區長謝掙強決意為民除害,除將囤糧平糶外決將莊海國送法院辦云 …

據西螺的耆老說,莊海國當年有無囤米三萬餘斤,不得而知,不過他絕無「携妓帶妾,遊山玩水」的行徑,我們小時候也沒聽說過。為了醜化士紳真是無所不用其極。而報導中「決意為民除害」的虎尾區長謝掙強,在鍾逸人著《此心不沉》第一百四十頁中被描述為:

「…很會『吃錢』,事無大小,沒有『紅包』免談!被贈予『吃錢強』的封號…」

【文章歡迎轉載分享。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相關閱讀:

按一下讚加入李應鏜的粉絲團,了解更多台灣早期的文化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