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夏景?戒嚴特務之女 對撞21世紀網路正義 – 兩個太陽的台灣

夏夕夏景?戒嚴特務之女 對撞21世紀網路正義

文/陳增芝

輔大性侵案事件,因為一篇「受害人道歉文」,遭到被道歉對象的輔大社科院長夏林清公開,再度引爆網路世界。

但是,發展顯然與夏林清原先設定的,完全背道而馳,完全沒有辦法讓一群「站在受害者立場」的網路意見領袖,閉嘴、反省與向夏道歉。

甚至可以說,從原本只是槍林彈雨,而且幾近停火的狀態,突然之間,竟是猶如核爆威力的反擊。

電視名嘴、夏林清的先生鄭村棋,公開力挺妻子,堅稱「這件事情你們媒體直接去問巫女士,真相就大白了」。

在他們夫妻心中,最重要的真相,是什麼呢?是要巫自已說,那不是性侵嗎?還是巫是心甘情願向夏林清道歉?

為什麼一件毫無羅生門空間的性侵案,會演變成受害女學生,必須向一味袒護加害人學弟的師長夏林清,進行如此撕裂尊嚴的道歉行動?

這真是一連串莫名其妙,又令人髮指的荒謬發展。

就事件本身的點、線、面,所進行的分析與評論,我個人認為,張娟芬的系列,最透澈。

但就事件延伸,探討夏林清何以乖張至此,個人認為管仁健的「在夏夕夏景的位置上看江南案」(新頭殼),點出了一個立體的、家學淵源的關鍵。

1_640_394

管仁健指出,「夏林清之父,夏曉華,1919年生於浙江省孝豐縣,1937年考進軍事委員會訓練總監部舉辦的幹訓班,這個訓練班只訓3個月就分發赴任,班主任是戴笠,副主任魏大銘,實際負責的是教育長董益三」。

管仁健強調,「1950年夏曉華在台北創辦正義之聲與正聲廣播公司,1964年又創辦台灣日報、台灣晚報。戒嚴時代連余紀忠或王惕吾也都只有報社,無法染指廣播,夏曉華是不是特務?根本不用詳述」。

今天,在網路上暢所欲言的台灣年輕人,當然是無法想像那個連出版一本書都要層層審查,遑論要辦一個報紙電台,豈是一般人輕易可以的?

一個情治頭子家庭出身的女子,自小享盡威權的優勢,在她的想像世界,包庇一個自已看著長大的建商富二代,根本就雞毛蒜皮一件。

但是,台灣的自由化、民主化,對夏而言,根本就是難以忍受的剝奪感,她更拒絕接受這個時代的進展,堅持活在自已想像中、依舊可以任性的世界。

她不相信,21世紀的網路時代,她已經不能再用陰暗落伍的中國情治式手段,於是,不只繼續利用院長之尊的職權威嚇、還有徒眾的么喝羞辱。

於是,受害人向夏道歉了,網路也炸開了。

(本文經作者同意引用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