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讓林哲夫刮掉鬍子? – 兩個太陽的台灣

誰來讓林哲夫刮掉鬍子?

文/陳增芝

       林哲夫,台灣社運界尊稱「台灣URM之父」,一九三二年出生宜蘭,家貧苦學,靠親戚與教會的資助,一路考上公費的師大理化系。初中時目睹敬愛的校長與師長在二二八事件罹難,心靈深受打擊,影響一生。
       退伍並完成師大公費生的義務後,申請通過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獎學金出國留學。完成核子物理學博士學位期間,接觸到海外台獨組織的刊物,開始關注台灣前途,追求台灣獨立建國。

       一九六一年十二月八日,加拿大駐聯合國副代表布魯克斯( Brooks) 參議員,在聯合國大會發言指出:「台灣的未來應由台灣人在聯合國監督下進行公民投票決定」。

       這個發言,讓林哲夫非常振奮,開始用心研究這方面的資料,並於六四年成立「台灣住民自決聯盟」。同年九月,「台灣人民自救宣言」事件,林哲夫與幾位台灣同鄉,強方聲援與抗議行動,卻因而變成「黑名單」。

       為了營救彭明敏等三位師生,林哲夫將「台灣住民自決聯盟」更名為「台灣人權委員會」,並以這個組織之名,積極向國際特赦組織等國際團體尋求救援。 

       一九八二年,林哲夫因緣際會接觸到URM(Urban Rural Mission),這是一個主張「以非暴力模式進行草根組織,強調爭取人權,恢復人性尊嚴」,組織宗旨強調「愛與公義」。 

       林哲夫親自接受URM的訓練之後,欣喜若狂,熱血沸騰,認為這正是手無寸鐵的台灣人,最迫切需要的抗爭模式。

       此外,他尤其推崇「非暴力運動大師」吉恩夏普博士(Dr. Gene Sharp)所倡導,「非暴力運動是愛,不是恨;是主動,不是被動;是挑戰不義,而不是要傷害執行不義者;是自我受苦,而不是要殘害對方;是公開,不是祕密…」。

       林哲夫積極透過台灣長老教會,秘密引進URM到台南神學院,但仍遭國民黨發現打壓,只好維持安排到加拿大等國外受訓。在當時普遍多為獨裁體制的亞洲,URM尤其活躍。

       台灣媒體記者對林哲夫最深刻的印象,是他從來不剃也不修的滿臉落腮鬍,但其實,他比誰都熱切想刮掉這些鬍子,因為他立誓,台灣獨立建國那一天,他才要剃掉鬍子。 

       所以,當獨派還在爭辯台灣究竟是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時,只要看看鑽研國際法也很多年的老台獨林哲夫臉上的鬍子,應該會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