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好友的兒子,為了二、三十個西螺青年的生命,父親毅然決然挺身而出,挑起拯救的重擔… – 兩個太陽的台灣

為了好友的兒子,為了二、三十個西螺青年的生命,父親毅然決然挺身而出,挑起拯救的重擔…

第二十二章 虎尾機場事件

圖說:李雅容

雲林地區民眾素以民風強悍,講義氣著稱。二二八事件時,民軍欲攻下虎尾機場,以獲軍械。當時去圍攻虎尾機場的民軍來自虎尾、竹山、林內、大林、北港、斗六和西螺等地。虎尾機場被民軍攻陷。日治時期留下來的一些軍械都被搶走了。西螺自衛隊搶了幾枝槍,一些子彈,幾枝軍刀,還有幾輛二十六吋的腳踏車。

有人說虎尾機場事件是二二八事件中,臺灣民軍打敗中國兵的唯一一場勝仗。不過幾天後,中國兵的援軍就到了。不久,虎尾機場的國民黨軍隊開著一輛卡車到西螺抓人,先抓到一個年紀二十出頭,名叫林啟點的人,其餘的人聽到風聲都跑掉了。林啟點三天內就在西螺大橋橋頭「槍決示眾」了。

當時虎尾機場的李隊長和西螺有一段因緣。終戰後,國民政府派來臺灣接收的軍隊中,有一隊來到西螺。隊長姓李,大家都稱他李隊長。副隊長頼道鑫,人稱頼隊副。李隊長的名字,沒有人記得。李隊長一來到西螺,聽說副鎮長也姓李,就來拜訪同宗的李應鏜。兩人一見如故,相談甚歡,當天就在我們家佛堂認祖拜公媽了。父親也因此席開兩桌,宴請李隊長,頼隊副,介紹他們與西螺的士紳認識。終戰初期,西螺本地人和外省人相處融洽,相安無事。

沒多久,李隊長調職,接管虎尾機場。不過三不五時到西螺來,一定會來拜訪父親。父親好客,就在家設宴招待他,與西螺士紳聚會。頼隊副並沒有隨李隊長調職,一直留在西螺。他是四川人,未婚,官拜上尉,為人正直,熱心公務。那時治安已經開始敗壞,時有流氓滋事,警察局常仰頼頼隊副幫忙處理。二二八事件發生後,他負責西螺的綏靖工作,接獲的密報很多,他都詳加調查,一一釐清當事人的嫌疑,沒有往上報,救了不少西螺人。比起其他鄉鎮在二二八事件中的慘烈狀況,西螺算是相對的安寧。只有林啟點不幸被殺。

後來有人密告,說是廖本仁帶領一群台藉日本兵、青年和一般民眾約三十人組成的自衛隊,去攻打虎尾機場。出發前還在西螺鎮公所大門前「誓師」。

接著李隊長要追究鎮長廖萬來知情不報,縱容「暴民」攻打機場的罪責。又逼他交出「人犯」。鎮長心生恐懼,找父親商量。在那種風聲鶴唳的時空背景下,大家都明哲保身,噤若寒蟬。但是為了好友的兒子,為了二、三十個西螺青年的生命,父親毅然決然挺身而出,挑起這個重擔。商請日治時代的街長廖重光出面,三人開始和虎尾機場交涉。

父親透過賴道鑫居中聯繫,很快就和李隊長商妥拜訪事宜。鎮長廖萬來,街長廖重光和父親三人坐我們家的汽車,由司機開車到虎尾機場門口。衛兵叫他們三人及司機通通下車,一一搜身,並仔細搜查汽車。然後叫三人雙手高舉做「投降」狀走進去。

到了營區裡面,李隊長倒是很客氣地接待他們。虎尾機場被攻下,軍械被竊一空,對李隊長來說,都是不可承受的損失──丟官去職,甚至丟掉生命都有可能。因此他很誠懇地和父親他們磋商,雙方達成三點協議:

一、軍中已掌握了名單,要鎮公所於限期內交出所有「暴民」。

二、根據三月十七日國防部長白崇禧對臺灣廣播,李隊長保證所有「暴民」除共黨分子煽惑暴動,圖謀不軌者決予懲辦外,其餘一律從寬免究。不予追究,均可交保獲釋。

三、鎮公所配合舉辦「清查戶口」,協助軍方找出遺失的槍械、彈藥及其他軍備等等。

交涉結束,李隊長送他們上車。車子慢慢地開出來,沒想到到了營區門口突然槍聲大作,三人嚇壞了,跌落到車座下面。父親乍然警醒,開啟車門,高舉雙手出來「投降」。這時在裡面的李隊長也聽到槍聲,趕到門口解危,才讓他們平安地離開營區。

起初在全島一片腥風血雨中,沒有人相信李隊長的保證。而實際上,也有軍人藉機敲詐,尤其是廖本仁家,常有「兵仔」要來抓人,每次都得用金條打發。

父親也在半信半疑中,孤注一擲。先勸動兩、三個視死如歸的人,由他親自陪同去「自首」。李隊長信守諾言,在父親具保之下,這些人一一獲釋。第一次有了信用後,往後的幾天,那些自衛隊的隊員一個一個出面。父親用卡車載了一整車的人去「自首」,全部獲釋。那次父親保釋的人中,包括後來擔任西螺鎮長、省議員、嘉南農田水利會長的廖秉輝。

接著辦理所謂的「清查戶口」。鎮公所呼籲大家交出槍枝、砲彈、軍刀、軍服、二十六吋的腳踏車等等。尋回被竊的軍械,李隊長才能向上級交待。這是為什麼他願意釋放「暴民」,交換軍械的原因。除了搶來的軍械必須全部交出之外,因為清查人員會進入家中搜查,很多人把自認「可疑」的東西也一併交出。

民眾交出來的東西從鎮公所門口一直排到警察局。腳踏車很多,二十六吋的,全新的,半舊的都有。二十四吋的也有。有人搞不清楚自己的腳踏車到底是二十六吋還是二十四吋,反正交出去比較安全,花錢消災。

「清查戶口」講好由李隊長主持。軍人藉「清查戶口」之名,大搖大擺「侵門踏戶」,進入民宅,毫無人權觀念。話是說搜查虎尾機場失竊的東西,結果進去之後,什麼都搜,看中意的就拿走。衣服、鞋子、毯子、日本水壺、甚至連牙刷也要,老百姓都不敢吭一聲。結果是「清查圓滿結束,成果豐碩」―不但找回營區失竊的東西,還多了很多。廖本仁在日治時代曾在日本軍隊服「學徒兵」役,在軍中做到中佐,有一套毛料軍服,也被「清查」的一位軍人相中,據為己有。比起1940年代國軍軍服,這套高級毛料委實太誘人了!

【文章歡迎轉載分享。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相關閱讀:

按一下讚加入李應鏜的粉絲團,了解更多台灣早期的文化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