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清停職!「民陣」會崩解嗎? – 兩個太陽的台灣

夏林清停職!「民陣」會崩解嗎?

文/陳增芝

一篇「夏夕夏景?戒嚴特務之女,對撞21世紀網路正義」的貼文,引發部份臉友的批判。直指「沒事不要搬出人家的家人」、「就事論事,不應誅連家人」等立論,我完全同意。

就事論事、不做人身攻擊、不波及無辜,理應是任何發言者,必需謹守的分寸,這些,我都沒有任何異議與辯解。問題在於,僅就客觀事實的連結思考,稱得上是「誅連家人」嗎?

誠如管仁健先生提及,夏林清之父,夏曉華自已寫的回憶錄,也完全不避諱因為自已的特殊身份,而有口述「江南案」的權威性,所謂「戒嚴特務之女」也只是中性、客觀的稱呼,不是嗎?

就如我們探討連勝文競選,在經費上的壓倒性優勢,有可能不提到他父親是連戰嗎?無法理解某人行為模式的不可思議時,不能回溯原生家庭,或童年成長的特殊背景或經驗嗎?

大家在探討一個美國僑民馬以南,為何可以在台灣的藥廠擔任門神獲取不當利益時,不應也不能提到她有個弟弟,是台北市長或台灣總統嗎?

如果大家都不解,夏林清何以囂張跋扈至此的人格特質,不只受害學生及其男友,甚至連副校長、校長都被要求必須向她道歉,而感到不可思議時,也不能回到她的原生家庭背景,去尋找合理的解釋嗎?

關於事件的本身,楊索、張娟芬及許多輔大第一線參與其中的師生,已有極其詳盡與精闢的觀察、分析與評論,部份實況影片、錄音檔也陸續揭露,在此不再贅述。

有人批判我的貼文泛政治化,平心而論,如果真的要徹底從政治化角度探討,就絕對不會只有夏林清的戒嚴特務家庭背景。

而是還包括她與兄長夏鑄九、夫婿鄭村棋及其徒眾,三十幾年以來,一直踩在「左統」立場,從事社運與政運的行為模式。

夏林清口口聲聲長年參與「社運」,但是,為什麼夏及其陣營,跟台灣許多社運團體「涇渭分明」、「爭鋒相對」甚至「水火不容」?

兩夫妻及其徒眾,從夏潮、勞動黨、民學聯、全聯學、日日春公娼運動、工人行動委員會、人民火大行動聯盟,到「民陣(人民民主陣線)」,就我個人過去曾有的採訪經驗,他們的行動風格,用「唯我獨尊、陰狠鬥勇」來形容,應該是我跟不少社運人士共同的感受。

長年來,他們始終高傲的踩在「左統」的立場,因而跟專注本土,不乏傾向台獨、華獨(獨台)、或堅持不涉統獨的一般社運團體,始終格格不入,甚至惡言相向、水火不容。

他們留學海外時,因緣際會選擇了「左統」信仰之後,早在30年多前回台就開始反國民黨。即使他們覺悟知道,白色恐怖年代以來,左統始終是備受國民黨迫害的對象。

解嚴後的「左統」,加一倍反李登輝的國民黨、加十倍反陳水扁的民進黨,但是,不會反當年一起保釣(儘管海外分道揚鑣為左統與右統),現在一致追求統一的馬英九。

對他們而言,「左」是一個堪以慰藉青春熱血的自我虛榮,但到21世紀的政治現實,「統」早已超越「左」,畢竟,中國已經變成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國家」,還左什麼左?

回顧他們參與的所謂社運,反廢公娼1415號公園,尤為經典。如果,這兩件事發生在市長馬英九,大家認為,夏鑄九、鄭村棋夫妻等陣營的行動,會一樣的爆烈嗎?絕對不會!

這次事件,不少輔大內部人士指出,輔大心理系根本就是「人民民主陣線」的人資產生器,因此,情勢發展到輔大宣佈暫停夏林清「社科院院長」之職時,開始有人推想「民陣」可能重挫而走向瓦解之路。

但是就我個人過去採訪經驗與判斷,頂多只是換個名稱再出發,瓦解或崩解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我的看法是,從過去到現在,我所認識的台灣社運團體或政運團體,經常為募款困難所苦,但是,這個陣營似乎沒有這個問題。

可以想像,單單靠夏林清在輔大的院長權威,若無法同時滿足徒眾在生存現實的經濟需求,恐怕難以維繫徒眾絕對效忠的向心力,一如最近在臉書上、在「公審」大會上、在輔大副校長宣佈「停職」記者會上,都可以看到這群徒眾為夏而戰的戰鬥力。

金脈實力,才是這個陣營維繫不墜的最重要關鍵!

20多年前,民進黨中央還在租建國南路的頂樓違建,澹淡經營時,與夏陣營人脈淵源相當緊密的勞動黨,已經擁有寬敞新穎的辦公大樓。被問及經費來源,答案是「愛國商人」贊助。

台灣自由化、民主化以來,大大小小的選舉,這個陣營幾近無役不與,例如,輔大心理系67日舉辦的討論會(公審)後半場,主攻手之一王芳萍,就是20多年來,從台北選到高雄的代表之一。

台灣許多諸如綠黨的小政黨,不僅黨務經營困難,還常為了參選保證金所苦,不時發出強烈抗議,要求修法降低參選費用門檻,甚至因經費而宣佈退選也時有所聞。但夏陣營似乎從未在選舉上退卻。

姑不論過去,就以2011年登記政黨的「人民民主陣線」,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20121416年三次選舉,「民陣」共推出20候選人,約7成候選人來自輔大心理系老師與畢業系友。

12513821_867903093322678_2854155300286338566_o-600x222

此外,這麼多人參選登記,簡直都不是為了當選為目的,每次選前的各界評估,幾乎都不是估算可能當選幾位,而是評估這次的參選保證金,能否因為得票率破10%而得以不被沒收。

而結果,到目前為止,都是沒收。連曾任台北市勞工局長、電視名嘴而享高知名度的鄭村棋(2016年立委,北市第六選區,得票4927票,得票率3.07%),夏林清(2012年立委,北市第一選區,得票1364票,得票率0.69%),都是慘遭沒收。

在幾乎明知當選無望,保證金又極可能被沒收,加上競選本身的所需經費壓力之下,為何20多年下來,這個陣營還能夠幾乎無役不與?

寫到這裡,或許已經有人想問我,究竟想說什麼?懷疑什麼?是的,我想說的,就是夏林清之所以讓輔仁忌憚三分,不得不放任一個系,幾乎變成民陣的人資產生器,極可能就是因為夏林清與中國,一點都不神秘的關係。

這個陣營,不只長年來可以維持常態的社運與政黨組織經營,甚至還這麼不惜血本,勇往直前的大陣仗參與選舉,縱使明知參選保證金幾乎一定會被沒收也在所不惜,背後難道真的完全沒有透過選舉,進行中國資金流動的可能嗎?

否則,如何說明,網友納悶幾次重要事件頭,夏林清人都在國外?這個國外,其實都是沒有很遠的中國。夏林清,為什麼這麼常跑中國?

為什麼,「塔公主」(受害女學生的中國籍朱姓研究生男友在臉書上,對夏林清女兒鄭小塔的稱呼),進了輔大歷史系一年級,卻還要休學到北京大學「旁聽」中國歷史系一年

為什麼,朱生在返回中國後,夏林清817日(亦即夏尚未得到受害女學生的道歉文之前),要在臉書留言恐嚇,「看到你由大陸南通翻牆來諷喻我,我只能隔海空中跟你對質,你們在台灣幹的惡事劣行,大陸相關領域的朋友也相當關注,當大陸朋友傳來訊息時,我知道此役將是跨海越界的持久戰了!」

夏林清還相當惡意的提到太陽花學運,寫說「台灣社會運動諸多現場你都親歷,318太陽花亦参與其中,你因私憤而傷害一向以盡力照顧陸生出名的輔大,你於心何忍?」

(事實上,夏林清自已非常清楚,那時是她自已的陣營,將輔大心理系所的課,移到立法院外的「人民民主陣線論壇」,朱姓研究生自稱就是那時認識大家口中的「塔公主」。)

夏林清甚至還留言說,「雖然今天你我在法律上,已經是利害相衝突的對造人,但因為你仍是輔大的在學學生,我依然會在課堂上善盡我的教學責任;但同時你也是一個法律上的成年人,應負你法律上毀謗侮辱他人的責任,我會試著瞭解大陸相關的法律系統,尋求應有的公平正義。」

堂堂一個輔仁大學社科院院長,為了要一個讓她滿意的道歉,不斷暗示、恐嚇朱生,「大陸相關領域的朋友也相當關注」?「會試著瞭解大陸相關的法律系統,尋求應有的公平正義」?

受害女學生之所以發出引爆網路的「921道歉文」,是否跟心繫男友在中國的安危有關,外界不得而知,但是,夏強烈暗示她在中國的人脈關係,卻是不爭的事實。

目前,夏的社科院院長之職,被暫停了;申請復學的性侵學生也被退學了,但是,網路意見領袖如楊索、張娟芬,仍堅持追究夏林清應該承擔的相關責任,性侵事件短期內不會劃上句點。

至於「民陣」,我個人認為,只要「有人」認為需要在台灣維持這個左統的存在,金脈就能穩定,頂多換個招牌,就會繼續長年以來一貫無畏參選保證金被沒收的選舉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