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並未答應參選西螺鎮長一職。參加台南縣參議會大陸考察團,回國後才知道已經當選了! – 兩個太陽的台灣

父親並未答應參選西螺鎮長一職。參加台南縣參議會大陸考察團,回國後才知道已經當選了!

二二八事件,重挫了臺灣士紳的雄心與抱負,也瓦解了臺灣人對政府的信任與支持。

第二十三章 就任西螺鎮長

圖說:李雅容

缺席當選

1948年10月,西螺鎮第二任鎮長廖萬來任期即將屆滿。他在任內遇到「二二八」百年浩刼,吃盡了苦頭,無意競選連任。雖然事件已過了一年多,肅殺之氣仍然瀰漫全台,西螺士紳無人願意出馬。倒是有幾位國民黨培植的江湖人士躍躍欲試。西螺各界擔心一旦江湖人士當選鎮長,西螺將淪為黑金社會,萬刼不復。

廖萬來於是發動各界人士,推舉父親參選第三屆西螺鎮鎮長。大家公認父親博學多才、膽識過人,足以應付、對抗野蠻、鴨霸的國民黨政府。但是父親審時度勢,知道任務艱鉅,沒有應允。正好台南縣參議會舉辦中國大陸考察旅行,父親就加入考察團出國去了。參訪了南京、蘇州、杭州等地,到了上海時,感受到國共內戰戰火已相當熾烈,親眼目睹當地的悽慘景象:成群的乞丐、泛濫的娼妓、聲勢嚇人的搶匪、盜匪。父親無意繼續參訪,乃提前結束行程。回到台灣,才知道已經被選為西螺鎮鎮長。

原來在父親旅遊中國期間,鎮長廖萬來仍然提名李應鏜為候選人,且經西螺鎮鎮民代表會全體代表無異議,全票選出父親為第三屆西螺鎮鎮長。廖萬來告知阿嬤和母親,她們兩個都不敢做主答應。於是西螺地方人士,敦請二舅公張崇岳出面,說服阿嬤。阿嬤本來也不願意父親插手政治,推辭再三。二舅公於是說:

「越是沒有人要做的事,越要撿起來做。這就是『做功德』。你平常燒香拜拜,難道是拜假的?」

二舅公事業有成,他雖是阿嬤的弟弟,但是阿嬤很尊重他。阿公早逝,我們家的大事都是尊重二舅公的決定。日治時代,越是優秀的人,越有社會使命感。二舅公曾任好幾屆的西螺街協議會員,平日急公好義,樂善好施,頗受鄰里愛戴。阿嬤雖一介女流,卻也知書達禮,只好「做功德」,答應讓兒子出來,服務桑梓。身受高等教育的母親,其實是很傳統的婦道人家,凡事謙恭地接受安排。

父親旅遊回來,看到大勢已定,也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了。1948年11月一日就任西螺鎮鎮長,1951年8月15日卸任。總計兩年九個半月。

從容就任 (1948年11月1日──1951年8月15日)

西螺士紳廖學昆 (1896──1961) 在日治時期擔任西螺街協議會員、西螺信用組合理事、虎尾郡水利組合評議員、華南銀行前身的大東信託株式會社監察役、臺灣地方自治聯盟評議員等職務。終戰後,由台南縣長袁國欽派任為戰後首任西螺鎮鎮長。當時政府財政困難,鎮務千頭萬緒,推動不易。於是廖學昆商請父親幫忙,擔任他的副手。那時父親已經當選台南縣參議員,極力推辭。學昆仙開玩笑地說:

「出錢嘸問題,出力實在嘸法度,嘸氣力啦!你猶少年,要出來幫忙。」

廖學昆是二舅公張崇岳的好友,兩人都是西螺街協議會員。學昆仙是西螺信用組合理事,二舅公是組合長。廖學昆請張崇岳出面,父親就無法推辭,於是在1946年4月2日就任西螺鎮副鎮長,開始協助處理鎮務。兩個星期後,又就任台南縣參議員。身兼兩公職,西螺、新營兩地奔波,忙碌異常。同年11月廖學昆因哮喘宿疾發作請辭,父親也因此卸下副鎮長的職務。

FB042-2 任西螺副鎮長公文

1946年11月至1948年10月,廖萬來擔任戰後第二任官派西螺鎮鎮長。本來戰後初期,仍然承襲日治末期的士紳政治。廖萬來也頗有一番作為,對戰後的鎮務貢獻不少。無奈這期間發生二二八事件,重挫了臺灣士紳的雄心與抱負,也瓦解了臺灣人對政府的信任與支持。處理「攻打虎尾機場事件」讓廖萬來餘悸猶存。後期的鎮務稍有疑慮,即拿著公文到我們家和父親商量、處理。有了這些經驗,父親就任西螺鎮鎮長可說是駕輕就熟。

雖然擔任鎮長不在他的生涯規劃之內,父親仍然戮力從公。擔任鎮長期間,做了不少事情,將分章一一詳述於後,最大的貢獻就是促成西螺大橋的續建。

【文章歡迎轉載分享。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相關閱讀:

按一下讚加入李應鏜的粉絲團,了解更多台灣早期的文化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