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流動?見識狡猾的夏林清 – 兩個太陽的台灣

情慾流動?見識狡猾的夏林清

被免兼社科院長之職的夏林清,26日晚上在新聞面對面的節目上,對著鏡頭公開說,從未貼文說受害人「情慾流動」。

是的,妳真的很狡猾,在臉書貼文上,妳沒有直接說是受害人「情欲流動」,但是,妳用疑問句,指責是受害女學生自已「放縱情慾」。

14468416_671398436346424_8394115609593476015_o

沿著前面的文字,雖然都是用疑問句,但是,實質都是夏要受害人承認,夏沒有吃案,以及是「妳自己放縱情慾」的肯定句。

包括,是妳自已要參加聚餐、是妳自已要喝醉、是妳自已要給王姓學弟送、是妳自已要放縱清慾…..。

夏林清的可惡,在於明明知道沒有人說,性侵事件發生之前的畢業聚餐,以及不幸性侵事件的發生,會跟夏有任何屁關係,卻一路用疑問句逼問「是我XXX嗎?」

但是,沿著這一路的文字脈絡,不就是要逼受害人說,「不、不、不,不是院長,是我自已、是我自已、都是我自已」?

為什麼,明明朱生529的抱怨文,通篇沒有「吃案」二字,明明是夏自已違背自已對受害學生的承諾,明明事情的核心都應在性侵案本身的妥善處理,夏林清卻一直要在是否被說「吃案」糾纏不清?

明明就是毫無羅生門空間的性侵案,夏的不專業又違法的工作小組,為什麼要強勢引導,並做出不足以構成性侵害,而只是猥褻的結論?

夏林清,究竟是何居心?還要莫名其妙到什麼時候?

704a86f5a3c6c506345b_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