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年代沒有現代機具,都是徒手築堤,其艱辛與毅力真可媲美「愚公移山」! – 兩個太陽的台灣

1940年代沒有現代機具,都是徒手築堤,其艱辛與毅力真可媲美「愚公移山」!

磚頭兩端各鑽一個孔,用鐵線穿過,一塊一塊地串起來。再把整串的磚頭放到水底下固定好,這樣人力一點一點地做,一串一串地接,綿延一千多公尺…

第二十五章 發動民工協助新築雷厝堤防 (1948年) (上)

圖說:李雅容

在父親的遺物中發現一張很不尋常的嘉獎令。

麥寮鄉位於雲林縣西北角,西臨臺灣海峽,北以濁水溪與彰化縣相隔,地處沿海地區,濁水溪出海口。從西螺到麥寮必須經過二崙、崙背兩鄉。在交通不便的年代,麥寮似乎很遠,父親怎麼會發動民工,跑去幫忙築堤呢?我趕緊打電話請教住在加拿大溫哥華的二姊。畢竟長我十二歲,父親去幫忙築堤時,她已經十四歲了,印象還很鮮明。

「那時的麥寮鄉長張有傳和爸爸是好朋友,麥寮鄉人口不多,又沒錢雇工,於是請爸爸支援民工,幫忙築堤。因此爸爸就三天兩頭用拖拉庫(卡車)載了一車的人去麥寮幫忙。」

麥寮原屬台南縣虎尾區崙背鄉,經張有傳醫師等地方士紳爭取置鄉,於1946年8月25日與崙背分治,正式成立麥寮鄉,張醫師榮任創鄉第一任官派鄉長。

張有傳 (1903──2001),彰化人。公學校畢業後,進入臺灣商工學校──今私立開南商工職業學校前身。畢業後曾在彰化高等女學校附屬公學校──今彰化市民生國小教書。那時母親正好就讀該校,張有傳是她的老師。

二十世紀初,軟式網球運動由日本人引進臺灣,很快地在臺灣各階層流行起來,每年都有賽事。臺灣商工和嘉義農林在當時是軟網的兩大名校。畢業於臺灣商工的張有傳更是個中好手,於是被網羅到總督府上班。

大正15年 (1926年) 張有傳 (前衛) 和張如陵 (後衛) 二位選手代表臺灣參加「明治神宮奉納杯第三回」網球賽,打敗了全日本──包括臺灣和朝鮮兩殖民地的精英,獲得冠軍,震驚了日本網壇。當年的獎杯由後代於2014年捐給臺灣歴史博物館。

FB044-2.jpg

1927年張有傳與彰化高女第二屆畢業生曾汝結婚。婚後攜妻負笈日本,就讀東京醫專──今天的東京醫科大學。求學期間仍熱愛打球,曾應邀到滿洲國教軟式網球。畢業後回臺,志願到偏遠地區麥寮行醫。由於他仁心仁術懸壺濟世,成了當地人人敬重的士紳。

當時麥寮鄉可以說是窮鄉僻壤的「海口所在」。張有傳一上任即致力於麥寮鄉的建設,深知鋪橋造路,順暢交通,是產業發展的第一步。無奈當時鄉公所經費十分拮据,張鄉長只好到處找財源。我在《馆藏民国台湾档案汇编》199冊第273、4頁,275頁及277頁看到三張公文:提及36年10月25日麥寮鄉公所呈請台糖龍岩糖廠撥款台幣五十萬元幫助橋頭崙後間橋樑重建。而台糖公司以國營事業對外捐款,迭奉政府明令禁止,無法補助龍岩糖廠原料區橋樑重建。

台糖沒有撥款協助,張鄉長只好到處募款籌錢,歷盡千辛萬苦,還是把橋建起來了。任内五年,在麥寮鄉築了不少路,造了不少橋。

雷厝村位於麥寮鄉東北方一隅,地處濁水溪出海口。1929年雷厝村暴雨成災「做大水」。農民生命財產損失不計其數,幾近滅村。因此1946年8月張有傳一上任,即計劃興建雷厝堤防以為保護。

張鄉長多次向中央爭取建設經費,無奈當時政府財政困窘,無力幫忙。張有傳於是發動鄉民自力救濟──自己修築堤防。每村負責一定的長度,再分配給村中各戶。每家都得派人出來築堤──負責自己分擔的區塊。沒有人丁做工的家庭,就得出錢請人代勞。

然而麥寮鄉的人口不多,人力有限。雷厝堤防又長,每戶的負擔太重。於是張有傳發動四鄉鎮:麥寮鄉、崙背鄉、二崙鄉和西螺鎮共同修築堤防。崙背鄉不願意參加做「無錢工」;不過二崙鄉鄉長廖貴登和父親──西螺鎮鎮長李應鏜應聲相挺,贊同協助。當時西螺鎮公所也沒有經費,父親自費雇用卡車,三天兩頭載著一車的民工和自備的糧食,去麥寮幫忙築堤。經過三鄉鎮民工胼手胝足的努力,終於完成雷厝堤防。父親也因此於1949年7月25日獲得台南縣政府明令表揚。同年8月30日又獲台灣省主席陳誠頒給獎狀 (府經水字第零壹零號)。

為了更進一步了解雷厝堤防,2013年9月3日與成功大學臺灣文學系系主任鍾秀梅,一起到麥寮鄉雷厝村實地訪查。村長約了自己的舅舅呂南陽──當年實際參與築堤的工人,到張家接受我們的訪問。呂老先生當時高齡八十幾,身體硬朗,自己騎腳踏車來。告訴我們那時 (1940年代) 沒有現代機具,他們都是徒手築堤。每天要挑磚頭到溪岸,不曾挑過重擔的人起初非常辛苦,沒有經驗,也沒有體力,常常挑到跌倒。磚頭八吋長、兩吋厚,兩端各鑽一個孔,用鐵線穿過,一塊一塊地串起來。再把整串的磚頭放到水底下固定好,這樣人力一點一點地做,一串一串地接,綿延一千多公尺,其精神與毅力真可媲美「愚公移山」!

【文章歡迎轉載分享。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相關閱讀:

按一下讚加入李應鏜的粉絲團,了解更多台灣早期的文化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