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等《實施耕者有其田條例》及其施行細則完成立法程序,政府提前兩年即違憲地進行土地徵收。 – 兩個太陽的台灣

未等《實施耕者有其田條例》及其施行細則完成立法程序,政府提前兩年即違憲地進行土地徵收。

第30章 土地改革 (2)

圖說:李雅容

1953年1月26日總統公佈《實施耕者有其田條例》,同日施行。其實未等《實施耕者有其田條例》及其施行細則完成立法程序,政府提前兩年即制定行政規章,違憲地進行土地徵收。雖然這些規章大致與後來立法院通過之條例相似,但也有部分嚴重牴觸違憲者,不過,此部分非本章討論範圍。

所謂「耕者有其田」,簡單地說,就是政府徵收地主的土地,放領給現耕農民。農民透過一定的代價取得土地所有權。地主出租的耕地,如果超過該條例第十條規定保留之標準的,一律由政府徵收。那地主到底可以保留多少土地?一般人總是攏統地說:「三甲。」很多論文則提到「地主得保留水田三甲或旱田六甲」。我曾經在高職教過三民主義,書上也如此說。直到我們姊妹談論「耕者有其田」時,才知道原來不是這麼簡單。

「…… 那時我們只剩三甲地?」我問。
「…… 哪有三甲,他們說我們的田比較好,只能保留一甲半 ……」二姊說。

我半信半疑,翻出了已經在1993年7月30日廢止的《實施耕者有其田條例》。第十條規定:

「本條例施行後地主得保留其出租耕地七則至十二則水田三甲,其他等則之水田及旱田,依左列標準折算之:

1、一則至六則水田:每五分,折算七則至十二則水田一甲。

2、十三至十八則水田,每一甲五分,折算七則至十二則水田一甲。

……」

原來我們家的土地,是三等則的優質土地,每五分,折算七則至十二則水田一甲,所以只能保留一甲五分。阿公過世時留下近百甲的良田,阿嬤又買了不少的土地,家產超過一百甲。到父親手中,也就是後來父親留給我們的遺產,只剩下一甲五分,而且都是無用的田埂地 【請參閱第三章 求學經過 (1) ─ 西螺公學校 (1919─1923年)】。父親終其一生,謹守本分,勤奮不懈,落得如此下場,情何以堪?

至於徵收耕地地價,根據《實施耕者有其田條例》第十四條規定:

「徵收耕地地價,依照各等則耕地主要作物正產品全年收穫總量之二倍半計算。前項收穫總量,依各縣(市)辦理耕地三七五減租時所評定之標準計算。」

傳統的臺灣人買田地,是要留給子子孫孫,世世代代享用的。現在等於就是只能使用兩年半。而計算地價時,收穫總量的認定是依各縣(市)辦理耕地三七五減租時所評定之標準計算。

用簡單的例子說明:假設當時三等則的土地一甲,一年正產物收獲總量值一萬元,如果一輩子不賣土地,每年都有一萬元的收入,十年就有十萬,二十年就有二十萬。現在政府要用兩萬五千元的價格徵收你的土地。

更可悲的是政府總是百般苛刻地壓低收穫總量。國立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徐世榮在自由電子報的評論中指出:

「政府收購土地時,強硬限制耕地的單位產量,把耕地的單位產量壓低至原本的十分之一。」

按照徐教授的說法,政府認定你的土地一年正產物收獲總量只值一千元 (原本的十分之一),要用二千五百元的價格徵收你的土地。

更令人痛心的是政府的補償不是發放現金。《實施耕者有其田條例》第十五條規定:

「徵收耕地地價之補償,以實物土地債券七成,及公營事業股票三成搭發之。」

第十六條規定:

「實物土地債券,交由省政府依法發行,年利率百分之四,本利合計,分十年均等償清;其發行及還本付息事務,委託土地銀行辦理。前項債券持券人,免繳印花稅、利息所得稅及特別稅課之戶稅。」

買賣土地通常是現金 (包括支票) 交易,但是根據《實施耕者有其田條例》被徵收土地的地主,竟然連一塊錢的現金都拿不到。而政府發行的實物土地債券還要分期償清。除非是大地主,否則這樣零零碎碎的給付,一般地主每年可以拿到的補償也是了了無幾,無濟於事。雖說年利率有百分之四,但是償還期長達十年,利率還不及通貨膨脹率呢!

實物土地債券到底長什麼樣子呢?政府當初發行的土地實物債券,分為兩種:稻穀債券與甘藷債券,面額是以稻穀或甘藷為計算單位。稻穀債券面額分為五十公斤、一百公斤、五百公斤、一千公斤、五千公斤、一萬公斤六種。甘藷債券面額分為一百公斤、五百公斤、一千公斤、五千公斤、一萬公斤、三萬公斤六種。由臺灣土地銀行負責辦理,一年兩次償付,十年共二十期。債券上註明:「憑此本息券於中華民國○○年一、二月 (或七、八月) 公告償付之日起向臺灣土地銀行當地行處兌取稻米(甘藷)○○公斤整依時價折算之現金。」所以領的不是實物,而債券要換成現金,又是另外一層的賤價剝削!記得小時候,家中的金庫裡,有很多的土地實物債券,我印象比較深的是甘藷債券,我們簡稱之為「甘藷券」。兌換了幾年後,越來越不值錢,最後就成道道地地的「紀念券」了――留予子孫做紀念!

【文章歡迎轉載分享。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相關閱讀:

按一下讚加入李應鏜的粉絲團,了解更多台灣早期的文化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