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二二八事件是消滅臺灣政治菁英,那麼耕者有其田政策就是消滅臺灣經濟菁英,兩者相加就是…… – 兩個太陽的台灣

如果說二二八事件是消滅臺灣政治菁英,那麼耕者有其田政策就是消滅臺灣經濟菁英,兩者相加就是……

第30章 土地改革 (3)

圖說:李雅容

至於股票,當年發的是水泥、紙業、工礦、農林等四大公司股票。政府高估股票價格,面額十元的股票,發放時其實連五、六元的價值都沒有。一般的小地主,不信任股票,大部分低價出清。而父親主修經濟,具有現代投資的觀念,我們家領到的股票均長期持有,一直沒賣。直到1959年6月父親過世後,母親急需現金償還債務,才動了賣股票的念頭。

那時西螺沒有像今天的證券公司,二姊委託在台北合作金庫上班的大姊夫打聽行情。原來四大公司的股票幾年來價格直直落,只剩兩、三元而已。為了還清利息甚高的民間債務,以及付我們一大筆的學費――那時哥哥、四姊、五姊、六姊、弟弟和我六個人都還在讀書,母親和二姊儘管內心淌血,也不得不先出脫一小部分股票,每股二元五角,得款四萬元,暫解燃眉之急。留下大部分的股票,希冀會有反彈的一天。哪知最後竟連一股五角都沒人要,成了真正的廢紙!

父親過世時,弟弟九歲、我十一歲,尚且年幼,只知道要用功讀書。母親和二姊從不給我們經濟上的壓力――沒讓我們了解家中經濟狀況。母親更是終其一生未曾提過賣股票的事。二姊也是直到現在為了完成父親的傳記,才口述這段不堪回首的歷史。

政府常常宣稱地主拿到補償金可以轉投資。像這樣土地形同被沒收的政策下,層層被剝削的一般地主,有什麼補償金可以轉投資?有些學者附和政府的宣傳,甚至說:

「多數地主不了解現代工商業的經營方式,遂將四家公司股票廉價讓售給大陸籍金融資本家,坐吃山空逐漸沒落。最後,只剩下和信辜家及高雄陳家控股的臺灣水泥公司在台灣人手中,其他工礦、農林及紙業等三家公司都成為外省資本。」

這樣的學者為「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政府說話,還嘲笑地主,置「不得不」坐吃山空的受害者於何地?父親出世時,精通命理的外曾祖父幫他排過八字,預言這個外孫「祖公仔產積未條 (保不住祖先留下的財產)」。父親從事米穀生意,洞悉糧食、農業和土地政策,屢次建議阿嬤賣掉全部的土地,轉投資工商業。阿嬤聽到「賣土地」,就想到父親「祖公仔產積未條」,總是反對。大戶餘糧政策實施後,父親眼看地價開始下跌,於1948年毅然賣掉部分田地,與台南的士紳朋友籌設台南區合會儲蓄股份有限公司(請參閱第十七章 設立台南區合會儲蓄公司)。賣土地的錢又遇到「四萬換一元」的幣制改革,土地等於白賣。因而引起三叔恐慌,要求分家。兩兄弟終於在同年4月24日簽下「分關字」——分家的契約,從此分爨而食。

等到父親領回了一堆形同廢紙的實物土地債券和股票,阿嬤當場昏倒。經過急救醒來後,嚎啕大哭,老淚縱橫。

「拄著這款土匪仔政府,祖公仔產麥按怎積也條? (遇到這種土匪政府,祖產怎麼保得住呢?)」此後她常常這樣怨嘆。

母親倒是看得開,常常說:

「恁老爸吃、喝、嫖、賭,嘸一項會,財產嘛是敗甲空空。攏是命啊!」

如果說二二八事件是消滅臺灣的政治菁英,那麼耕者有其田政策就是消滅臺灣的經濟菁英,兩者加起來就是消滅整個社會菁英的士紳階級。父親那一代的人,在高壓政策和血腥屠殺的恐懼之下,為了保命,不要說抗爭,連吭一聲都不敢,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守護了幾代的田產,等同被沒收地消失了。那種敢怒不敢言的奪產之恨,不知幾代才能平復?

我們這一代的人被置入一個觀念:「耕者有其田」是德政,因為政府徵收地主的田地,「分配」給農民。大錯特錯!徵收來的土地並不是送給農民,而是賣給農民。根據《實施耕者有其田條例》第十九條規定:

「耕地經徵收後,由現耕農民承領,其依第十三條附帶徵收之定著物及基地亦同。」

第二十條規定:

「承領耕地地價準照第十四條之規定計算,連同定著物及基地價額,並按 周年利率百之四加收利息,由承領人自承領之季起,分十年以實物或同年期之實物土地債券均等繳清,其每年平均負擔以不超過同等則耕地三七五減租後佃農現有之負擔為準。但承領人得提前繳付一部或全部。獎勵提前繳付之辦法,由省政府擬訂,報請行政院核定之。」

也就是說農民承領耕地,地價依照各等則耕地主要作物正產品全年收穫總量之二倍半計算。而計算地價時,收穫總量的認定是依各縣(市)辦理耕地三七五減租時所評定之標準計算。政府要賣土地給農民就不會壓低收穫總量了。由承領人自承領之季起,分十年以實物或同年期之實物土地債券均等繳清。政府怕通貨膨脹,貨幣貶值,不收現金。而是收實物 (稻穀等) 或「同年期」之實物土地債券,還要加收年利率百分之四的利息。

第三十二條規定:

「耕地承領人逾期繳付地價時,依左列規定按當期地價加收違約金:

一、逾期未滿一月者,加收百分之二。

二、逾期一月以上未滿二月者,加收百分之五。

三、逾期二月以上未滿三月者,加收百分之十。

四、逾期三月以上未滿四月者,加收百分之十五。

逾期滿四月仍不繳付者,除移送法院強制執行外,依本條例第三十條規定辦理。」

第三十條規定:

「耕地承領人如有左列各款情事之一者,除由政府收回其承領耕地外,其所繳地價不予發還:

一、冒名頂替矇請承領者。

二、承領後將承領耕地出租者。

三、承領後欠繳地價逾期四月者。」

按第三十條第三款規定:農民承領農地後欠繳地價逾期四月者,除由政府收回其承領耕地外,其所繳地價不予發還。

【文章歡迎轉載分享。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相關閱讀:

按一下讚加入李應鏜的粉絲團,了解更多台灣早期的文化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