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不發一塊錢徵收地主的土地,再把壓低地價向地主徵收來的土地,加價放領給農民,賺了價差。 – 兩個太陽的台灣

政府不發一塊錢徵收地主的土地,再把壓低地價向地主徵收來的土地,加價放領給農民,賺了價差。

第30章 土地改革 (4)

圖說:李雅容

國民政府於1951年至1976年間分九期實施公地放領。承領公地 (包括向地主徵收來的土地) 的農戶近三萬戶。公地放領之目的,在於扶植自耕農。就是政府將公有土地准由承租之農民,依照法令規定之要件及程序申請承領,於繳清地價後,承領人即可取得土地所有權。但是實際上,政府不發一塊錢徵收地主的土地,再把壓低地價向地主徵收來的土地,加價放領給農民,賺了價差。又由政府貸款給沒錢承領的農民,賺了一筆利息,農民可以說一再被剝削。

實施耕者有其田之後,政府成了臺灣最大的地主。不但沒有照顧農民,又直接剝削農民。1950年開始實施的肥料換穀制度,就是最好的例證。當時剝削的是負擔肥料費用的地主。實施耕者有其田之後,惡法繼續施行,被剝削的就是一般農民了。肥料換穀政策,就是政府獨占農業生產所需要的化學肥料,農民必須用稻穀按照官定比率與政府交換。根據1948年9月實施的《臺灣省政府化學肥料配銷辦法》規定:農家進行耕作所需的化學肥料,必須用稻穀向糧食局肥料運銷處交換,不得用現金自由買賣。

臺灣蓬來米的種植需要大量的化學肥料,肥料換穀可以說是對臺灣農民的控制之一,使得農民無法自由販賣穀物。曾經是農家子弟的朋友告訴我,當年肥料換穀,稻穀價格被壓低,例如平常賣稻穀,含水率是十二度。如果要換肥料,農會就要求含水率是十點五度。含水率較低,稻穀就較輕,售價就較低了。而且不僅稻穀價值被壓低,肥料由政府壟斷,價格也提高,可以說是不等價交換。高昂的肥料成本也就直接限制了農業的生產力,也把土地改革帶給農民的利益,搜括殆盡。肥料換穀政策實施了二十多年,才在前總統李登輝 (時任行政院政務委員) 的主導下,於1973年1月廢止。

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及公地放領政策,本來是對佃農有益的政策,但其獲益卻被肥料換穀等的剝削政策抵銷了。根據統計,佃農變成自耕農後,因為田賦、戶稅、水費及隨賦收購糧食價格較低等因素,使得佃農承領耕地後,負擔加重,平均收入並未增加。

有一次母親在我們家對面的西市場遇到了昔日的佃農夫婦,他們來這裡賣菜,貼補家用。太太揹著一個小孩,母親看到顯然營養不良的小孩問道:

「多大了? 」
「度睟外(一歲多)了?」
「怎麼這麼小,會走路嗎?」
「嘸通吃,麥大漢 (沒得吃,長不大),不會走。」
「你們現在不是比較好過嗎?」
「哪有影 (哪有)?田租(田賦)、水租、攏得納,肥料擱彼貴 (肥料又那麼貴)。頭家娘,卡早卡會合啦 (以前比較划算啦)!」

同情之餘,母親回家拿了幾罐奶粉給她。

也曾經有一個以前的佃農,拿了一張「水租單」請父親幫忙陳情。那年乾旱,根本沒水,還要交水租。

從三七五減租開始的一連串土地改革措施,的確對佃農比對地主有利。不過這並不是政府恩賜的,而是農民在承領的過程中,自己付出相當的代價。承領的第一代農民,可以說是備嘗艱辛,什麼費用都是硬性規定繳納,毫無通融餘地,生活甚至比三七五減租之前還不如。但是到了第二代、第三代因為農地變成了建地,成為「田僑仔」。兒孫受到洗腦的教育,發達之後,不知感念祖先的辛苦,只知一味地感謝政府的「德政」。

父親以及當時的士紳不是反對土地改革,而是反對「和他們資產的市值根本不能比」的補償政策;反對政府的無本生意,沒有付出一毛錢就徵收了地主的土地。而農民自己付出代價取得土地,又遭層層剝削,還要感謝政府的「德政」!

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改革,其實就是重新分配大量的私有地,變成一個充斥小地主的農業社會,實際上最大的地主是政府,也就是變相的私產公有化。而國民黨統治期間,又把公產私有化,讓財富轉移到統治階級,例如:有些高官後代三歲就擁有自耕農身分,取土地所有權。而統治階級甚至把財產私藏海外,真是可惡!

【文章歡迎轉載分享。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相關閱讀:

按一下讚加入李應鏜的粉絲團,了解更多台灣早期的文化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