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過去幾十年用這套奴才法案把台灣就業環境搞成這樣,現在政府想要導正,還一堆奴才喊著要繼續當奴才? – 兩個太陽的台灣

國民黨過去幾十年用這套奴才法案把台灣就業環境搞成這樣,現在政府想要導正,還一堆奴才喊著要繼續當奴才?

消息來源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0213254965742588&id=1050070390

協商目的是希望勞資和諧有話講開來,那種只執著在想要在協商中「贏人家」的根本只是有病,認為一定輸的更是病況嚴重,協商希望的是「雙贏」,是「雙方合意」,不然至少要「互相妥協」,任何一邊想要壓倒另外一邊,那不是勞資協商,那是立法院,而立法院爭的是政權,況且就連立法院都會協商。

幹你白痴公司當然所有權是老闆的你跟他爭政權,哪有這樣白痴的。

想跟老闆爭政權的當然就是「不爽不要做」,這種員工只是來亂的,不然你們該協商的是勞動條件,勞動條件是「勞工的」勞動條件,政府保障你最少要擁有勞基法規定的最低標準,這是「勞工的」。

但雙方想要更高的條件,比方說老闆要你多加班,勞工想要加薪水,就去協商啊!

像這次輪班間隔一堆人在吵,幹如果你會累你就拒絕,如此而已,而如果你可以接受,你還可以協商要求更高的加班費你才接受。

這叫協商。

不同行業需求本來就不同,光保全就有簽84-1跟沒簽84-1的,有全職跟部份工時的,月薪制時薪制的每一種狀況都不同,如何用勞基法全部涵蓋?

記者的工作如何七休一,如何限制輪班?

既然叫勞動基準法,他必須想辦法「涵蓋全部勞工」,只要有漏掉就有問題,所以他無論如何都需要極大彈性,重點是各職場應該自己去協商一個可接受的勞動條件來,政府只做底限限制,或者特別行業特殊限制,但就算沒限制還沒訂定,勞資協商也可以先在合意狀況下進行,也不須等到政府限制。

很多人舉歐美「比台灣彈性更大」的法案出來,然後就一堆人舉歐美「勞動條件更好」的例子來,為何會有差距,兩邊的資料都是正確的,但解讀才是關鍵。

那個差距,來自於勞資協商。

政府底薪22K,然後你談出40K,政府規定週休二日你談出週休三日,這就是歐美的狀況,法律規定底限極低,彈性極大,因為有些生產力極弱的勞工需要使用這種標準,但更高的勞動條件,你可以透過勞資協商,甚至就職前的契約協商就更高待遇。

重點在於你要去談。

不談,當然隨老闆開價,而老板開低價天經地義,一點也不邪惡,那跟本是他的天職。

不然,如果你代表公司出去跟人家議價,難道你不會砍假?

但老闆也不是不可以談,你怎麼談,代表你的價值,也同時透漏這個老闆的價值,這是互相競價的過程。

至於用法令直接不准你談,這種法令只是單純的奴才法案而已。

國民黨過去幾十年用這套奴才法案把台灣就業環境搞成這樣,現在政府想要導正,還一堆奴才喊著要繼續當奴才?

我強調好多年了,台灣最大問題,是華儒奴。

消息來源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0213254965742588&id=1050070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