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主,請賜予「陸生」男友繼續勇敢的力量 – 兩個太陽的台灣

感謝主,請賜予「陸生」男友繼續勇敢的力量

文/陳增芝

整整一個星期,情緒完全被輔大性侵案綁架,這段日子裡,相信一定有很多母親,跟我一樣心疼到澈夜輾轉難眠,跟我一樣由衷感謝,受害女學生的「陸生」男友,一年多來的陪伴與奮戰。

但是,這七天來,台灣社會所給予的強力聲援,真的足以支持他們繼續捍衛尊嚴嗎?我開始有點沒信心,只能祈求輔仁大學校方所信仰的天主。

我是被「921」道歉文嚇呆的,怎麼會有這麼離譜的事?

整整七天,太多的訊息,不斷牽動著我做為一個女性、一個母親的情緒,想像著,我們心愛的女兒,正值青春美好的生命卻遭此巨痛,身心靈備受煎熬,渡日如年。

而這樣的日子,居然還被自已的師長夏林清「傷口撒鹽」,並任由不實謠言恣意侵蝕與摧殘。一如出自輔大蕭姓學姐26日晚間,在臉書貼出「消失的那一年」所言:

「當時性侵的傷害本身,已經不是最嚴重的事情,而是事發長達三周以來,對方自由在系上拉幫結派,造謠說女生是自願,造成X(受害女學生)(男友)非常痛苦」。

這段文字描述的,是一年多前。「非常痛苦」的人,有受害女學生,還有她的研究生男友──夏林清口中,第一屆來台,把他當兒子一樣照顧5年的陸生。

今天,又傳出「607討論會(網稱「公審」批鬥大會)」上,不斷對著這位「陸生」,飆罵「他X的」的畢業系友的李燕,再度指名道姓,隔海叫陣。

李燕以分享夏徒眾貼文的形式嗆聲,「當當事人想要清清楚楚現身,這是一種力量,請尊重,不要再把當事人打馬賽克了」。

「現身」幹什麼呢?當然還是「向夏林清道歉」。夏陣營念茲在茲的,是這位「陸生」的529臉書貼文,並且不斷飆罵,這個貼文「殺了夏林清」。

夏陣營從來不反省,逼迫受害學生與男友,最後只能貼文的原因,是3百多個煎熬且漫長的日子裡,夏林清「忘記」對受害人的承諾,強勢包庇加害人王凱民,任由夏徒眾造謠扭曲性侵案真相,以及系主任發電子信、約談,孤立當事人的惡劣行徑

529貼文,讓夏陣痛斥是污衊夏林清「吃案」,事實上,貼文從頭到尾找不到「吃案」二字。

但是,任何人從529貼文的敘述,都會認知到夏陣營企圖透過小圈圈造謠,以及「工作小組」的強勢運作等,壓迫當事人噤聲,以達到包庇加害人王凱民的效果。

誠如蕭姓學姐貼文「消失的一年」指出,「對方(加害人王凱民)自由在系上拉幫結派,造謠說女生是自願…

鄭重請大家注意,「拉幫結派」的證詞。如果,沒有夏林清的默許與撐腰,在輔大心理系,加害人王凱民辦得到嗎?

夏陣營不斷跳針說,性侵是「非告訴乃論」,而且報警了,送性平委員會了,起訴了,證明「吃案」根本就是含血噴人!

再說一次,529貼文沒有「吃案」二字。但是,夏陣營的所有作為,明明白白就是企圖「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否則,如何解釋,事發之初為何說「不要走法、不要走性平」?如何解釋,「工作小組」執意否決多位目擊者的見證,強勢做出「不足以構成性侵,而是猥褻」的結論?

工作小組的結論,很清楚是為了影響「性平會」的採認。而從結果看,確實非常成功,「性平會」最初是採認了「不構成性侵」的結論,不是嗎?

myfju_bg3

在「607公審」上,受害人及男友,從晚上6點多開始,被疲勞轟炸過午夜還未見罷休,目的就是要兩人對所謂「吃案」與「白色恐怖」,有一個白紙黑字的鄭重道歉。

只是,就像主持的心理系主任何東洪,在「公審」結束時說,「很高興有這個機制,雖然還是失敗了」。

607沒有成功要到的「道歉」,卻在921要到了,為什麼?從披露的資訊顯示,這段時間,夏陣營從未停止施壓威脅兩人。

包括,對已經返回中國的陸生,夏林清817日在臉書留言恐嚇,「看到你由大陸南通翻牆來諷喻我,我只能隔海空中跟你對質,你們在台灣幹的惡事劣行,大陸相關領域的朋友也相當關注,當大陸朋友傳來訊息時,我知道此役將是跨海越界的持久戰了!」

夏林清還相當惡意的提到太陽花學運,「…台灣社會運動諸多現場你都親歷,318太陽花亦参與其中…」。

(事實上,夏林清非常清楚,這是因為那時輔大心理系所的課,都移到立法院外的「人民民主陣線論壇」)

夏林清甚至還留言說,「雖然今天你我在法律上,已經是利害相衝突的對造人…,但同時你也是一個法律上的成年人,應負你法律上毀謗侮辱他人的責任,我會試著瞭解大陸相關的法律系統,尋求應有的公平正義。」

堂堂一個輔仁大學社科院院長,只為了要一個讓她滿意的道歉,不斷暗示她在中國的人脈關係(「大陸相關領域的朋友也相當關注」);恐嚇要在中國討到她的公道(「會試著瞭解大陸相關的法律系統,尋求應有的公平正義」)。

這些恐嚇,似乎是有效的,因為「921道歉文」極可能就是受害女學生,心繫男友在中國的安危所致。

夏林清完全沒有想到,就在她對媒體說「看到道歉文,心情是高興的」,同時網路已經爆發遠比529貼文更猛烈的批判聲浪,並且讓她招到免兼「社科院長」的發展。

號稱心理學大師,卻完全不懂台灣社會為什麼憤怒的心理。

依然強勢反擊,包括自已親上電視;由徒眾投書指控輔仁「違法違憲」;施壓蕭姓學姐為夏林清開脫「工作小組」爭議……。

尤其,今天傳出李燕指名道姓的喊話叫陣,這是在預告,將有一場「清清楚楚現身」的道歉記者會嗎?

難道,出自中國「相關領域的朋友」與「相關法律系統」的施壓,已經開始生效了嗎?

究竟,繼921之後,還會不會有第二顆網路核爆?不敢想像…